白鲸与利维坦与仿生人

人们可以把白鲸奉为创造艺术形象的圣经但不会像推崇白鲸一样推崇一名叫做瑞秋的仿生人——这当然不是我的原话。那么利维坦呢?利维坦的处境比之仿生人简直好得不能再好——区别在于是谁笔下的利维坦。可是它是真实的吗?没有什么是真实的,白鲸不是利维坦不是仿生人更不是。不是,仿生人或许可以成真,当然与我无关了。

人们宁愿去追寻一个远古的神兽,用幻想去击败一条安居彼端的大鱼。


虽然不时会冒出一种似乎豁然开朗,然而可惜是靠不住的想象来——是午夜风暴的黑海。——是四行的阋墙之争。——是一种枯萎的石南灌木。——是一种北方乐土的冬景。——是时代之冰封溪流在解冻。


我是个鱼饵人。没人生来就是个“饵”,除了有本法国小说,那里头人人都是。(我记得那本小说的书名好像就是这个:《我们都是饵食》。嘁!)


这场彩排总会结束,表演总会结束,演员会死去,乐曲的最后一个音符也会沉默。最终,“莫扎特”这个名字也会消失,尘埃会取得最后胜利,即使不在这个星球,也会在别的星球。我们也许可以逃避一阵子。

在 WordPress.com 上创建您自己的网站
开始